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浓密的口水流入妈妈的嘴里
浓密的口水流入妈妈的嘴里

浓密的口水流入妈妈的嘴里

经过了高三一年的不懈努力,我终于考上了湖西市的二本院校,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心情无以言表,相信很多人都有过和我一样的感受。为了大学这一终极目标,我们必须压制自己的各种情感、欲望。原本喜欢上网、原本喜欢看片手淫的习惯,都不得不在高三最后这半年的时间里极力克制。
  为什么选择的大学是我所在的城市呢?因为父母不希望我离家太远,从而没法关心、照料我的生活。虽然我很想为了自由而走远一些,但是没辙,从小我就犟不过自己的父母,即使是在青春叛逆期,我性格也没有特别的体现。
  煎熬了将近三个月的暑假,总算到了去学校报到的日子,我欣喜万分。虽然学校是在湖西的郊区,但我还是选择了住校,要知道大学如果不住校那也等于没读大学。
  爸爸开车送我们来到了学校,校门口是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只见一辆大巴驶入校园,从车内下来了许多提着大包小包的新生和家长。我们的车开进了校园,下车后我和妈妈从后备箱拿出行李,只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阵爽朗的声音“阿姨、叔叔好,我是负责迎接新生是志愿者,您的儿子是哪个专业的,我带你们去报到,再送你们去学校宿舍吧。”
  我转过头,只见一个眉清目秀、身形高挑的男生走到了我和妈妈跟前,满面热情,满脸微笑。
  嘴里虽说【阿姨叔叔好】,可那贪婪的眼神中,哪有叔叔,分明满满装的都是阿姨。
  妈妈微笑地问“同学,你好啊,我们刚来学校,是建筑设计专业的,该去哪里报到呢?”
  男生的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说道“好…好巧啊,我也这个系的,做工业的…工业设计的!”
  他说话的同时,眼球就没有离开妈妈,激动得连说话也不太利索。别人瞧不出,我
  心里却明白。话说我也喜欢熟女,尤其是在手淫的时候,幻想的都是成熟大胸的女人。电脑里存下的AV,也大多是《母子交尾》、《同级生的母亲》、《朋友的妈妈》、《女友的母亲》等熟女与少年性爱的片子。走在路上,也是常常会注意身材丰满,长相漂亮的中年妇女。因此一看到这男生的举动,就明白了他的心思,否则我和妈妈刚下车,他不去迎接新生美女,却偏偏跑到我们跟前,眼神还直勾勾地盯着妈妈。不过倒也难怪,妈妈的容貌虽不是倾国倾城,却能让人心潮澎湃,尤其对于我们刚刚成年的人,绝对充满了诱惑。
  年过42岁的妈妈皮肤仍旧白皙、光滑,双瞳依然闪亮、水灵,高挺的鼻梁令她的面相更加立体,弯弯的柳叶眉、细长的眼线为她增添了娇柔与妩媚。但我认为,最诱人的还是她的嘴唇,唇型微厚且小巧,唇肉丰腴却不腻,镶嵌在白皙的脸蛋上是那么精致,犹如一颗樱桃。爱笑的她总是会露出一副洁白的牙齿,和两个大大的酒窝,给人感觉充满了善意与温柔。然而细看,她迷人的眼下有了淡淡的眼袋,眼角也有了些许的细纹,毕竟她已不再年轻。不过即便如此,你可以猜到她三十好几四十上下,但绝不会认为她老,因为她却是个美貌的女人,而且性格温婉、和蔼,让人很愿意与她亲近。
  我曾经看过她年轻时候的照片,眉清目秀、皮肤白皙,唇红齿白、脸蛋微尖,丰臀细腿,可爱的同时不失性感,若不是没有那些装傻卖萌的表情,绝对不亚于现在那些所谓的童颜巨乳。如今的她的身形已经略微走样,上身显胖,尤其是那对乳房,丰满挺拔,足足有36D,好在她在外很少穿低胸的衣服,否则那充满母性韵味的深邃乳沟、白滑乳肉,都会成为男人神往、意淫的对象。而她的下身相对保持较好,臀位没有变宽,却柔软丰挺,充满弹性。她的大腿相比年轻时已经粗了些许,小腿依然较细,虽谈不上婀娜修长,却也称得上性感匀称。
  话说为什么我会对自己的母亲研究得这么细致呢?这还要从我初三时候做过一个梦说起。还记得在那个梦里,我和妈妈一直在接吻,四片柔软的唇肉交织,一滩滩浓密的口水流下,我异常兴奋。突然,母亲湿滑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立刻和我的舌头交缠,就在那交缠的一瞬间,我的下身有股热流像泉柱一般涌了出来,梦就醒了。我发现自己的内裤已经湿了一片,黏黏的。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梦遗了。
  母亲对我虽不算非常严厉,但从小伴我学习,育我成长,对我体贴备至、关爱有加,我怎么会梦见和自己的母亲接吻呢?我感到不可思议,同时又感觉自己非常龌蹉,非常可耻,所以这件事我一直不敢告诉任何人。然而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会去有意观察母亲,关注母亲的巨乳,关注母亲的丰臀,至于为什么不关注脸,那是因为我对母亲的脸蛋太过熟悉,看见母亲的脸,就会令我想到她偶尔严厉的样子,想到她平日悉心照料我的样子,想到亲情,性爱的欲望便顿时立减。
  之后几年内,母亲在我的梦里出现过几次,要么就是接吻,要么就是吃奶,要么就是搂着她的身体,在她的身上摩擦……却始终没有梦见与她做爱,没有梦见掏出龟头插入的那一刻。最后一次是在高三期间,这次令我印象最为深刻。在梦里只有我和母亲,赤裸着身体搂抱着一直亲吻,从红晕的香唇吻到滑腻的脖子,从白皙的乳肉吻到红润的乳头,奶水喷射,洒向了四周,口水直流,流进了嘴里。妈妈和我相互摩擦的身体上全是黏黏的液体,不知是奶水还是口水又或是淫水,只感觉淫荡的气息、母性的韵味弥漫了整个梦境。我提起坚挺的阴茎,在妈妈的乳房上摩擦,然后翻开了早已摩擦得通红的龟头,顶向了妈妈坚硬的乳头,深陷于乳肉之中,我再也无法忍受,将阴茎对准了妈妈的淫穴,就在龟头即将插入黑洞的那一刻,下身的热流一涌而出。我射精了,梦也醒了。
  醒来后仍回味了许久,因为这次的梦境太过真实,太过享受。只是令人遗憾的是还未一探究竟,就射了。直到天亮,我的邪念才逐渐的消除。我还是处男,高中有过暗恋的对象,但始终不敢表白,也没敢谈恋爱。因此非常渴望做爱的感觉,即使是在梦里和自己丰满诱人的母亲。
  “阿姨真漂亮,叔叔……叔叔也很有气质!”那男生满面笑容地赞美道。
  “哪里!阿姨老了。”妈妈低头微笑道。
  “阿姨太谦虚了,嘿嘿,行李……行李我来提吧。”说完那男生从妈妈的手里接过行李。
  “谢谢你啊!”妈妈说。
  “没事!”那男生笑道。
  “小伙子你才是英俊潇洒,是个帅哥啊!”爸爸笑道。
  “叔叔过奖了!”那男生笑道。接着他又问道“叔叔,你的气质看起来就像我们大学的教授一样,你真是教授吗?”
  “呵呵,也算是吧,我是做地质研究的。”爸爸说道。
  “哇,难怪看起来和一般人的气质不一样呢!”那男生激动地说道。
  “哪里哪里!”爸爸笑道。
  “那叔叔是不是要经常做地质考察呢?”那男生问道。
  “是的,我们经常要采集标本,研究地质成分,研发资源。”爸爸说道。
  “哇,那岂不是可以全国到处旅游啦?”那男生夸张地问道。
  “是需要全国跑,但也挺累啊,有时候做一个项目就要出差几个月呢。”爸爸说道。
  “那也不错啊,真羡慕叔叔!”那男生笑道。
  “你叫什么呢?”妈妈问道。
  “我叫赵斐,现在读大二,是学生会宣传部的部长。”接着转头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我叫刘云舒,你好!”我回答得有些胆怯。
  “不要害怕嘛,进了大学就要胆子大点,说话大声点嘛!”赵斐笑着说。
  “就是,要向这位同学学习,不要总是畏畏缩缩的。”妈妈对着我说。
  “呵呵,也没关系的,刚来的时候都这样!”赵斐笑道。
  爸爸紧接着说道“就是,这个是要慢慢培养的嘛,以后还要这位师兄多多照顾了。”
  赵斐转头望着妈妈,微笑地说“叔叔阿姨放心,这个一定会的。”
  我有些不爽,心想:我初来乍到,对大学的环境一无所知,有些胆怯也是正常,你凭什么教育起我了?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比我早来一年吗?妈妈只是问你个名字,用得着把自己在学校担任的职位都说出来吗?我开始打量起这个赵斐,他长得不错,178的身高,白皙的皮肤,健壮的上身,细细的长腿,足足高我半个头。
  赵斐把我们带到了寝室门口,爸爸对着赵斐笑道“谢谢这位同学了!”,并伸出了右手。
  赵斐赶紧伸手,与爸爸一边握手一边说道“不客气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妈妈看着赵斐,微微一笑。赵斐竟像傻了一般,就是不走。
  我心想:这人好不识趣,你的任务完成了,我爸也感谢你了,你还想留下来等着打赏呢!
  赵斐满脸不甘,愣了一会忽然转头对我说“要不咱们留个电话吧,以后你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的都可以问我!”
  妈妈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说道“对了,你留个号码给我吧,如果我们找不到小云,就可以联系你啊!”
  赵斐又是一愣,立刻说道“阿姨,你把号码给我吧,我记下打给你!”
  妈妈将自己的号码报给了赵斐,赵斐的神情顿时喜出望外,想笑却强忍着压制了。
  爸爸说“赵同学今天辛苦了,等会中午你和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吧?”
  赵斐赶紧说“好的,谢谢叔叔!”
  我一看这小子的表情,就明白他的心思。他对妈妈一路献殷勤,到分开的时候,却连妈妈的号码都没有拿到,失望至极,所以站在那欲走又不舍。于是问我要了号码,心想和我保持着联系至少总有和妈妈联系上的机会。可不曾想到妈妈直接把自己的号码给他了,这个转机对他来说那可不是喜出望外。
  我们走进了寝室,寝室内有六个铺位,上铺是床,下面是书桌和衣柜。寝室内已经到了两人,这俩人看着像是来自农村,非常的乡土。
  他们都站了起来,微笑道“叔叔阿姨好!”
  妈妈微笑道“你们好啊,你们叫什么名字呢?”
  一个不高黑黑的同学立马说道“我叫刘子军!”
  另外一个高高瘦瘦的说道“我……我叫李凯!”
  刘子军非常客气,赶紧来帮我们搬行李。李凯却呆呆傻傻站在那,动又不好,不动又不好。
  妈妈微笑道“谢谢,寝室挺脏的,我来帮你们打扫下吧!”
  于是妈妈开始打扫卫生,我和爸爸铺着床铺。
  妈妈扫到李凯的桌子前,看他斯文老实,不爱说话,微笑的说“李凯同学,你和小云就是室友了,以后你们要相互照顾啊。”
  他低着头,小声地说道“好的。”
  妈妈继续扫着,李凯忽然站了起来,抢过我妈妈手里的扫把,也没说话,就自己扫了起来。
  妈妈看着他,无奈地笑道“小云,你看看李凯同学多懂事,一看就是在家经常干活的,不像你,天天在家不做事的。”
  我说“好了,别说了。”
  虽然妈妈表扬了李凯,但是我心里没有不舒服,可能是因为从小在城市长大的我在农村出生的他们面前特别有优越感吧。不过之前听到妈妈表扬那个个性张杨的赵斐,我的心里就特别不爽。
  就在这个时候,爸爸的电话响起了…
  “喂!”
  “对对,我今天送我儿子去大学报到。”
  “啊?”
  “好好,知道了。”
  “行,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他看着妈妈,苦苦地笑了,妈妈也无奈地笑了。
  “又要去研究所啊?”妈妈问道。
  “是啊……这次可能有结果了,我得赶紧去一趟!”爸爸无奈地说道。
  “赶紧去吧,工作要紧!”妈妈温柔地说。
  “下午你就坐公交回去吧!”爸爸又对着我说“小云,下午送下妈妈。”
  “好勒,等会我和妈妈去吃饭吧,你回去吧!”我说道。
  爸爸赶紧下了床,匆匆地离开了。
  说起我的爸爸,真是令人哭笑不得。他是名牌大学地质专业的研究生,毕业之后就留在研究所工作,现在已经是院士的职称了。平时为了研究地质项目,经常去全国各地出差,采集样本,有时候还要出国,说起来也是够潇洒、够炫耀的。也正是因为他的工作,让我从小生活条件相对优越,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是衣食无忧。可是爸爸却是个科学狂,之前工作较为闲暇时,他宁可泡在实验室,也不愿回家陪着妈妈和我,甚至有时还在实验室过夜。真让人费解的是他当年如何追到我如此美貌的妈妈的。只听妈妈说过,她们也是经人介绍的,至于他们是如何牵手成功,如何步入婚姻殿堂,我就不太了解了,说实话我也不感兴趣。现在,或许是由于国家反腐厉害,上面下来的任务重,我爸的工作就更忙了。瞧,这只是送我来学校的一会儿功夫,就被电话催到研究所去了。
  日到晌午,我的床已铺好,衣服收拾到位,寝室也打扫得干干净净了。
  “小军、小凯,和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妈妈热情说道。
  “好的,谢谢阿姨”刘子军爽快的答应了,并走出了寝室等我们。
  “你们去吃吧,我自己去食堂就好了。”李凯低头说道。
  “哪里的话啊,一起去吃个饭嘛,又没什么的。你看小军都去了,快,和我们一起去吧!”妈妈温柔地说。
  过了一会儿,李凯小声说道“还是不了,你们去吃吧。”
  感觉得出李凯并不是个摆谱的人,或许是他性感内向,无法放开,或许是不太想占人便宜。
  妈妈似乎明白李凯拒绝的原因,微笑着说“走,和我们一起去,别不好意思的!”说完便拉住了李凯的手用力一拽。
  我的妈妈实在是太过热情,人家不愿意还非要拉上别人。当然我明白这也是为我好,毕竟我和他们在一个寝室,妈妈自然希望我和寝室的同学相处融洽。
  可这一拽,让李凯措不及防,身子狠
  狠地撞向了妈妈。这股撞击的力道着实不小,只见李凯瘦弱的身躯紧紧贴在了妈妈丰满的酮体上,妈妈混圆的大奶被硬生生地挤在了自己和李凯的中间,如同被挤压的气球一般,柔软还是结实相信只有李凯自己明白。与此同时,妈妈的面颊也撞向了李凯,红晕的香唇完完全全地盖在李凯的脖子上。显然李凯的脖子非常敏感,被妈妈突如其来的小嘴一贴,立马低头缩脖子。可这一低头,李凯的嘴又在了母亲的额头上摩了过去,就在嘴与额头分开的瞬间,细细的口水黏丝拉了好长。
  妈妈受到这重重的撞击,险些就要跌倒,我看到,急忙上前去扶。没想到神情木讷的李凯,反应却是灵敏,他一手搂住了妈妈的腰。而眼见就要跌倒的妈妈早已顾不上对方是谁,她立刻松开了李凯的手,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李凯的脖子。就这样,妈妈被李凯搂在了怀里。先前还不觉黑的李凯,此时与妈妈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然年龄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一个成熟丰满的美妇,本就不同的人放在平时也没有特别,可如今当两人零距离地搂抱在一起时,才让人有种奇妙的感觉,瞬间我的心里有了一丝快感。
  过了几秒,李凯松开了妈妈,并后退了两步。但妈妈仍然惊魂未定。
  又过了一会儿,李凯黑黄的脸蛋涨得通红,他抿了抿嘴唇不知所措,却也没好意思说对不起。此时的妈妈惊恐之色逐渐退却,羞涩之意骤起,原本白皙的脸蛋上泛起了红晕。
  我清楚地看到,李凯的脖子湿了一小片。
  难道刚才妈妈的唇肉撞到李凯脖子的瞬间因为受到惊吓而张开了,口水便沾了上去?这么致命诱惑,岂是李凯可以享受的?
  果然,李凯尴尬地扭了扭脖子,不知是那沾了妈妈口水的脖子被风吹过,有了些许凉意,还是被那微微张开的樱桃红唇刺激得有些瘙痒。
  想必妈妈本以为这硬朗的年轻人肯定需要较大的力气才能拉动,不曾想到他也心不在焉,被妈妈轻易就被拉了过来。
  这时,门外尚未看见这一幕的的刘子军又走回寝室门口,探头说道“李凯,阿姨这么热情,咱们就一起去吧!”李凯没说话。
  妈妈这时缓过了神,用手背擦拭下额头说道“是啊,一起去吧!”李凯点了点头,没再推却。
  看得出来,妈妈的额头肯定也沾上了李凯的口水。我泛起浓浓的醋意,这闹得是哪一出?又吻脖子,又亲额头,最后竟然还搂抱在了一起,完全把我当空气呢?想到自初中以来,自己就没怎么亲昵过妈妈,特别是梦见和妈妈激情之后,就更加对妈妈敬而远之。没想到李凯这小子虽然不爱出声,倒也不算老实,刚认识妈妈不久,就占到了妈妈这么大的便宜。
  我们四人往校外走去,一路上刘子军和妈妈走在前面聊天,我紧随妈妈身边,偶尔说上一句。唯独李凯一人走在后面,依然是低着头,不知所措的表情。也不知刚才与妈妈尴尬的一幕,令他羞涩至极?还是在细细回味妈妈柔软的酮体和湿润的香唇。
  我们选择了校外的一家湘菜馆,便坐了下来。我和妈妈坐在一起,李凯和刘子军坐在对面。这时,妈妈突然说道“对了,我们还叫了之前送我们进校的那个同学,这会儿才想起。”她立马拿出了手机,正要拨通赵斐的电话。
  我心想,想必是刚才和李凯的尴尬瞬间让你把这事给忘了吧,我倒是一直记得,只是不想叫他而已,没想到你倒是想起来了,便说道“你先别打,让我来打吧!”妈妈想了想,便停下了。
  我打给赵斐后,才过了5分钟,赵斐就满头大汗地来到了餐馆,看到我们后便坐在了方桌的外边,问道“叔叔呢?”
  “叔叔工作上有事情,着急回去了”妈妈微笑道。
  紧接着妈妈又说道“今天很高兴认识各位同学,以后小云在学校还要请你们多多照顾了!”
  赵斐马上接道“没问题,以后小云就是我的弟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和我说声就好。”
  去你的蛋,谁是你弟弟,谁要你帮助了,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我心想。
  还是刘子军说话中听“阿姨,谈不上照顾了,我们都是一个寝室的,以后肯定互相帮助的。”李凯微微抬头,看见妈妈的微笑,立刻泛起了羞涩,又低下了头,就像情窦初开的男孩一般。
  此刻的妈妈也微微低头,似乎不愿和李凯眼神相触,真不知道妈妈此刻的心里想着什么。
  饭桌上,赵斐很多话题,常常能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当聊到大学时,他更加兴起,就如同经验老道的过来人似的,和我们绘声绘色地讲述了校园里的人文事迹。而刘子军也很善接茬,一直在问。
  突然,赵斐看着妈妈,问道“阿姨,你知道吗?我们学校有个恋爱圣地呢!”
  妈妈貌似假装好奇,问道“怎么个恋爱圣地呢?”
  赵斐见妈妈好奇,于是更加兴起,说道“那是校园北边的山坡,爬过山坡后有一片树林,感觉应该挺冷清的吧?”
  “那里的风景应该不错吧?”刘子军问道。
  妈妈没有说话,继续听着。
  赵斐见妈妈还有耐性,便说道“风景确实很美,但不是自然风景,而是人为风景!”
  “什么人为风景?”妈妈问道。
  赵斐见妈妈竟然接话,兴奋地说道“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那片树林就成为了情侣的聚集地,在那里每晚都聚集了好多情侣,景象特别壮观。他们有的在树后接吻,有的坐在石凳上缠绵,还有在山后……哈哈,有时候过去还能听到奇怪的声音呢?”
  刘子军惊奇地问道“什么奇怪的声音?”
  “你还不懂,阿姨肯定明白!”赵斐微笑着头转向了妈妈。
  这小子竟敢语言调戏妈妈,我心里暗地道,看我妈妈怎么训斥你。
  妈妈在外面前还是非常客气的,显然没有训斥赵斐的意思,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赵斐,说道“你们还是学生,在学校还是要以学业为重。”
  “是的,我觉得还是学习比较重要。”一个奇怪的声音,原来是一直保持沉默的李凯说出的。
  妈妈向李凯投去了赞许的目光。
  然而赵斐并不识趣,他瞟了李凯一眼,接着说道“可不是啊,现在的大学生流传有三件事不做,那大学算是白读了。”
  刘子军问道“哪三件呢?”
  赵斐得意道“不逃课。”
  妈妈微笑地a瞥了赵斐一眼。
  看着妈妈和蔼的神情,他更加得意道“不挂科!”
  这时候刘子军接着说道“第三肯定就是你说的不谈恋爱咯!”
  “正是!”赵斐笑道。
  妈妈朝着刘子军笑道“你这孩子,反应倒挺机灵的!”
  赵斐见妈妈笑了,更加口无遮拦,说道“其实也不是只有我们学生,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去年冬天一个晚上,我去恋爱圣地散步,听到山坡后教我们艺术理论的老师和其他班的一个学生在说话。我好奇便躲在山坡后探头一看,你猜我看见了什么?”
  “看见了什么快说啊?”刘子军激动的问。
  “准没好事”妈妈斜眼望着赵斐。
  赵斐见妈妈接茬,兴奋的说道“她们搂在一起狂亲呢,那场面真是口水横飞,不把额头、脸蛋、嘴唇和脖子黏满口水是誓不罢休的节奏。”
  “真的假的啊?”刘子军怀疑道。
  “当然是真是,而且那老师都四十多岁了!”赵斐认真说道。
  此时李凯抬起头看了下妈妈,妈妈有些羞涩,便微微低下了头。别人看不出来,我却明白,刚才赵斐的话中提到了嘴唇、额头、脖子、搂抱、学生以及四十多岁等多个词汇,似乎都和妈妈与李凯之前搂抱的一幕有着相似之处,这不禁让妈妈和李凯又想到了之前的尴尬。
  妈妈抬起头,和蔼地说道“好了好了,你们毕竟都大了,谈恋爱都是正常的。但是我不赞同你说的前两点,恋爱的同时学业还是不能荒废的,趁着在学校的时间里,多看点课外书籍也是好的。”
  妈妈的话终于让赵斐意识到自己的语失,苦笑道“阿姨说得对,我也经常去图书馆看书的。”
  妈妈不想因刚说的话影响了这热闹的气氛,又温柔地笑道“你长得这么帅,肯定找了女朋友吧?”
  “还没有呢,没人要我!”赵斐面露苦涩。
  “怎么会呢,你这么高大帅气的小伙子,肯定很多姑娘喜欢的。”妈妈微笑道。
  “可能有吧,但是我没遇见喜欢的。”赵斐说这句话时,眼睛盯着妈妈,妈妈则转向了另一侧,避开了赵斐的眼神。
  看着赵斐狼一般的眼神,我不禁有些愤怒,于是连忙打断道“好了,咱们饭吃完了,妈妈,我送你去车站吧!”
  妈妈笑道“好的,看大家都有挺好的,我也放心,那我就先回去了。”
  赵斐立刻说道“这么着急呢?我送送阿姨吧?”
  “不用麻烦,我让小云送我就行,你们都先回去吧。”赵斐没再多说,表情略显失望,本想开口的刘子军也没再多说。
  刘子军、李凯、赵斐走进了校门,我和妈妈则去了车站的方向。
  “那个赵斐,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妈妈还要他照顾我呢?”我说。
  “这人虽然油嘴滑舌,但本性还不坏,他是学生的小干部,看来确实不假,他的交际能力挺强的。”
  “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不屑地说。
  “他的优点还是值得你借鉴的,毕竟你一个人在学校,多一个朋友总是好的。”妈妈说。
  “我才不愿意和这种人交朋友呢!”
  “你啊,就是性格太直!不过你们寝室的李凯和刘子军为人应该不错的。”
  “他们确实比那个赵斐顺眼多了!”我说。
  “你注意到李凯了吗?他不爱说话,性格内敛。从他的穿着和床铺,可以看出,他家里条件应该不是很好。咱们家条件还行,以后你能帮助照顾他的地方不要吝啬哦。”妈妈说道。
  怎么对李凯就要特别照顾呢?该不会就是因为刚才接触了李凯的身体吧?于是说道“他啊……他今天还故意撞你呢!”
  “别胡说,他也不是故意的!”妈妈正色道。
  “我也送阿姨去车站行吗?”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完】